最棒小说网 > 满唐春 > 637 胜负已分
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
637 胜负已分

    帅旗一扔下,即使程老魔王发现不妥,把突袭的人全部抓住,可是胜利属于刘部再无悬念。
  
      如果这里是敌营,说不定还刺杀敌首、放几把火或投点毒什么的,不过这次仅是比试,在这里扎营的,是自家的兄弟,这种事自然不能干,再说众人在这里,也是孤立无援,此地不宜久留,早走为上,一摘下帅旗,那参与突袭的人己经开始撤退了。
  
      荒狼突然拉住往外走的候军,向他打个手势,意思问他要干什么,为什么还不走?
  
      候军笑了笑,向荒狼打了几个手势,意思是一会就好,然后拿出一块布,强忍着笑,重新挂回原来挂帅旗的地方
  
      “呼”
  
      飞来峰的李二松了一口气,把手里千里眼递给候君集说:“没想到,这次比试,开始得如此认真,而结束得又如此儿戏时候,可笑,可笑。”
  
      候君集接过来,看到刘远麾下的士卒开始无声息地撤退,而程部的人依然没有一丁点察觉,一下子也不知说些什么,当他无意中看到候军正在旗杆上绑那块破布,心中暗骂一句“熊孩子”,然后摇头放下千里眼,有些幸灾乐祸地说:“等程老将军发现帅主旗没了,估计得发飚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二淡淡地说:“愿赌服输,没什么好说,这混世魔王吃的败仗也不少,早就练就了一副厚脸皮,这个倒不用担心。”,说完,又盛赞候君集道:“候爱卿,朕记得,你在前rì说过。若是程部得胜,多在白天,而刘部获胜,必在夜晚,还真让你说中了,果然眼光独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哪里,其实也就那么随口那么一说,没想到,还真是说中了,如果说臣幸运。还不如说皇上慧眼如炬,找到这么一个奇才,对,奇才,皇上英明。”候君集不温不火拍了一个马屁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”李二高兴地笑了起来。笑毕,随手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递给候君集道:“朕记得。与爱卿有个赌约。现在胜负己分,是朕输了,身上没带银子,就用这个抵押。”
  
      候君集面sè一喜,连忙双手接了过来,连后恭声地说:“谢皇上。”
  
      一两银子。随便找个侍卫要,也能要到,李二却把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输给候君集,明显是变相地打赏。候君集自然不会客气,先拿到手再说,这可以一种信任,也是一份礼物。
  
      “快天亮了,爱卿去好好休息,对了,回去后,把扬威军的资料整理好,然后上交给朕。”李二一脸淡然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前面那句是客套,后面那句才是重点,候君集内心一紧,不过心中很快又升起一丝喜意,马上应允道:“臣遵旨。”
  
      扬威军本是属于军部管辖,因为扬威军的都是大唐军中选拨,也由军部拨款训练,现在李二说把资料上交给他,很明显,李二准备把这支特殊部队变成直接听令于他的私兵,虽说舍不得,但是军部那是大唐的军部,并是士族的私兵,候君集自然不能拒绝。
  
      这种神出鬼没的兵,哪个不想要?
  
      等李二回他的皇帐后,候君集摇了摇头,也苦笑着回自己的营房,这场比试,自己猜中了结局,却猜不中其过程,好像那结局也和自己设想的有所差别的,不过候君集的心情不错:刚才看到自己的侄子候军也全程参与了这次行动,身手不凡,看来他在扬威营中得到长足的进步,混得不错,受到重用,现在皇上如何看重扬威军,不对,应是扬威军刘部,自己候家,也算是后继有人了
  
      “这酒喝多了,尿就是多。”陈大宝一边嘀咕着,一边走出自己的营房,走到一僻静的地方,解开裤子,当场就撒起尿来。
  
      昨天搜了一天,别说人,就是一根毛都没找到,程老魔王的脸别提多黑了,可是他们一回石狗岭,刘部的人好像地下冒出来一样,又来恶心人了,程老魔王表面没什么,可是心里都气得要吐血了,晚上叫上几个心腹喝闷酒,作为心腹之一,陈大宝也不能例外,一下子都喝多了,这不,大半夜的,人给尿给憋醒。
  
      就在陈大宝舒舒服服撒尿之时,突然一阵山风吹过来,不光把尿吹散,人也吹得打了个踉跄,一不小心,有一点尿都shè在裤子上。
  
      “我x,好大的山风。”陈大宝忍不住爆了一句粗,然后系裤子。
  
      对了,这么大的山风,那帅旗不会被吹跑?一想到这里,陈大宝忍不住一边系裤子,一边扭头朝那帅旗望去,就那么一望,吓得陈大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以为自己看花眼,宿醉未醉,先是用力揉了揉眼睛,然后用力打了自己一巴,可是眼前的情景还是一样:那本应挂着帅旗的旗杆上,一块大破布正在迎风飘扬.
  
      不好,帅旗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“啊敌袭、敌袭!”陈大宝好像杀猪一般大声叫了起来,那声音之大,在山谷中回荡:
  
      “敌袭”
  
      “敌袭”
  
      “敌袭”
  
      很快,整个营地都乱了起来,一个个惊慌失措拿着兵器就冲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敌人在哪?”程老魔王人裸着上身,手执一把大砍刀,光着脚就冲了出来,可是出来一看,什么也没有,一个敌人也没看到,不由一边跑一边大声质问道。
  
      陈大宝指着帅旗结结巴巴地说:“将将军,帅旗,帅旗不见了。”
  
      程老魔王闻言下意识朝帅主旗一看,不看还可,一看气得差点晕倒了,原来那面写着一个“程”字的帅旗己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破布,那破布随着山风险飘啊飘,好像一只挥动的手,却是一掌掌打在程老魔王的脸上。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那个醉鬼干的好事?”程老魔王面sè一下子变得铁青,不过还是心存侥幸地喝问道。
  
      昨天晚上,自己叫了几个心腹手下喝酒,有几个醉得都吐了,现在程老魔王最希望就是那个浑蛋喝醉,把帅旗都给调换,虽说这个机率极底,因为作为军人,帅旗就是荣耀和责任,喝得再醉,也不会拿它开玩笑的。
  
      众人都低头不语。
  
      “报,将军,负责巡逻的小队遭受袭击,全部晕倒在些角落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报,将军,在西面发现些用于攀爬的绳索还有一些钉子,怀疑是敌人用于袭击的路径。”
  
      突然两个报告,一下子把程老魔王最后一丝希望都击溃,闻言也不顾自身形象,连忙跑到西边悬崖那里往下一看果然看到下面垂着不少绳子,在悬崖的边上,还有一个大钉子,显然是用来固定绳索的。
  
      程老魔王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倒,一旁的赵梓飒连忙扶住他说:“将军,你没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还支持得住。”程老魔王摇了摇头,有些可惜地说。
  
      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自己练军时,李二是横竖就是不满意,最后逼得自己把刘远拉入,然后各执一军,各自训练,在训练时,李二放任刘远各种不是,各种不合规矩,就是两者相斗之时,李二还亲自来观战,现在看来,在练兵时,自己一开始,就己经会错意,积小胜为大胜,能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,像这逾百丈之高的悬崖,普通人望而却步,而刘远的人却神不知、鬼不觉爬了上来,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把帅旗盗走。
  
      李二需要的,正是刘远麾下那些jīng兵。
  
      “将军,现在怎么办?我们点齐兵马去追吗?”。赵梓飒咬牙切齿地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将军,发兵,我也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去”
  
      程老魔王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几岁,摆摆手,苦笑道:“估计那帅旗已交到皇上手中,算了,别丢人了,都去休息,明儿一早拨营,回去候命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
  
      ps:三更,求票票!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s://www.zbtxt.com最棒小说网 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zbtxt.com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