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棒小说网 > 满唐春 > 740 候军发威
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
740 候军发威

    人生就像一个名利场,人生在世,无非就是为了名利二字,为了追名逐利,可谓煞费了苦心,就像花魁决赛场里,才艺表现一开始,台上的花魁使出浑身解数,为的就是得到更多的认同,拿到更多的积分,让自己的名次更高,芳名更盛,而台下,一众才子搜索枯肠,期待一鸣惊人。
  
      “谢将军,谢将军,将军,以后你就是候某的亲哥哥。”刘远在候军的耳边言语几句,候军马上眉开颜笑,刘远说完后,他都恨不得亲刘远二口,连连感谢。
  
      刘远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行了,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候军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点点头,在尉迟宝庆等人好奇的目光中,昂首阔步朝包厢外走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候兄,你这是去哪?你的冰冰还没出场表演才艺呢?”赵福在后面冲着候军的背影大声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,当然是有好事。”候军说了一句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
      关勇好奇地问刘远道:“将军,神了,你跟他说了什么,这货刚才一直都是苦瓜脸,你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他就马上笑得见牙不见眼的,有啥好事?”
  
      刘远摆摆手说:“也没什么,你们好好看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看到刘远不肯说,也没有办法,向外望去,只见候军一脸得瑟的样子径直向舞台的方向走去。
  
  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
      周博士坐在评委席上,一张一张翻看着那些才子交上来的诗篇。面色不喜也不怒,对于他来说。眼前的诗作不好也不坏,没有亮色,只能算是中规中矩,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。
  
      并不是长安才子的水平差,而是关于写美女的这个题材,吟风诵月没少用,是一个写到烂的题材,实在很难再有什么新的创意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周博士的眼界太高。
  
      周博士曾在国子监担任过博士一职。国子监是大唐的最高学府,里面人才辈出,常有让人惊艳的作品出现,把周博士的胃品都养“刁”了,后来教坊司需要一个先生教导那些女子学问,以培养她们的气质和情操时,也不知怎么安排的。一来二去之下,周博士就成了长安教坊司的一位知事,专门教导一些女子的学问,这次需要评委,德高望重的他就被推举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件雅事,再说还有不菲的红包。于是,周博士就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呼”周博士松了一口气,放下手里的诗作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一连看了十几篇,不是什么赛西施。就是似胜昭君一类,没什么新意。有几篇还是一味地堆词叠藻,并没有一点神韵,周博士有点奇怪,怎么做出这样的诗,竟然没一点自知知明,竟然敢交上来,真是不知所谓。
  
      “周兄,可有佳作面世?”一旁一名常姓的老者询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周某眼拙,尚未发现佳作,常兄,你也看看。”周博士把那淘汰的稿子递给一旁姓常的老者。
  
      此人是长安青楼行会的一名的长老,与周博士相交甚好,经常一起下棋喝酒,这次也是常老头亲自出面,这才把周博士拉来这里做评委的。
  
      常长老看了一下,的确没有比较出采的诗作,不过他还是安慰老朋友道:“周兄,不急,这次盛会,来了很多才子,正所谓好鱼沉归底,肯定会有佳作出现的。”说着,突然眼前一亮,指着前方笑着说:“一说没佳作,马上就有人送上佳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博士抬头一看,眼里出现一抹喜色,一边抚着自己花白胡子,一边点点头说:“徐鸿济的诗作,的确值得期待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看,九斗才子徐鸿济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,他也来了,估计这次又是他一个人大放异彩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想了一首佳作,本以为能当红花,徐九斗一来,只能作他的绿叶”
  
      “燕某正奇怪这么热闹的盛会,徐大才子怎么没来,原来一早就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徐鸿济一出现,不仅那些评委眼里多了期待,一些打算威风一下的才子,还没较量,人还没输,就先输阵了,从这里的也可以看出徐鸿济的风头之盛,虽说他这二年有些低调,但是威名犹在。
  
      毕竟,他的名气实打实是在一次次较量中取胜,一点点积累得来的,虽说被刘远踩着上过位,不过刘远弃文从武,这二年只闻战绩,并没有什么佳作出现,像刘远这种偶尔有佳作出现,但是后继无力,犹如流星一般的太多了,像徐鸿济这种,才是高高在上的恒星。
  
      “徐兄”
  
      “徐兄,你终于出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几个认识徐鸿济的纷纷与他打招呼,而徐鸿济也微笑着点点头,算是回应,然后在几名友人的注视下,凝神提气,笔走龙蛇,很快,一首佳作完成,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,徐鸿济把刚刚写好的诗作交到常长老手中。
  
      不知是不是被徐鸿济的名气震摄,常长老竟然是站起来接过那诗的,以示尊重,一坐下来,周博士已经伸过头来观看,只见上面写着:
  
      花萼楼前春正浓,濛濛柳絮舞晴空。
  
      轻歌曼舞伴丝竹,斜倚栏干笑春风。
  
      “佳作,佳作”常长老抚掌笑道:“真不愧是徐大才子。”
  
      周博士也点点头说:“嗯,不错,这二年徐鸿济进步不小,字里行间少了一些浮燥,多了一些婉柔。”
  
      另外几个评委看到,也频频点头。
  
      几位评委的表情,徐鸿济尽收眼底,换作昔日,可能都嚣张地说:不用评了,直接宣传我第一吧,不过经过刘远的一再打击,性子收敛了很多,虽说表面还是一脸谦虚状,不过心里的信心,再次满满的,走路也仰首挺胸,意气风发,两脚生风,可是他没有发现,有一个人,比他更意气风发,为了多收银子,位置安排得很紧密,那通行的道路不大,两个同样是“意气风发”的人不小心一下子撞上了。
  
      是候军。
  
      “啊....”徐鸿济那小身板,哪里是候军的对手,撞得晃了几下,差点没摔倒。
  
  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没长眼睛啊。”被撞了一下,徐鸿济一下子就不高兴了,对候军一脸的怒视着。
  
      候军毫不畏惧地说:“你这田舍奴嚷嚷什么,本将乃五品游击将军,将门之后,大唐的英雄,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?以下犯上不成?”
  
      “徐某.....徐某....”徐鸿济本想反驳一下,可是被候军一挤兑,这才想起,自己虽说有满腹经伦,在文人雅士中赫赫有名,但那只是名,名气的名,并不是功名的“名”,细想一下,还真没有拿得出的功名,这下他一下子憋得脸都红了,被骂作田舍奴,也不敢再反驳,无论是从体格还是地位上,都不是自己能抗衡的,只好低着头,咬着牙,用自己才能听得见话说:“哼,孔夫子有云,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,徐某不和一介武夫一般见识。”
  
      这鸟货,还敢瞪将军,真是不知死活,候军有些鄙视看着徐鸿济狼狈地走,一脸不以为然地说。
  
      其实候军是故意的,刚才徐鸿济瞪刘远的时候,候军捕捉到了,他也知刘远和徐鸿济的事,所以在相遇时故意撞他一下,算是为刘远出气。
  
      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看到对方认耸,候军也没跟他纠缠,径直走到案几上,抓起一枝狼毫,沾了墨汁,然后在上面书写起来,很多作好诗的士子,也纷纷到台前写出自己的大作,交给评委。
  
      不想也想出来了,虽说把握不大,好歹还有一丝希望,假若不写出来,就是一丝希望也没有,于是,台上花魁使出浑身解数表演,而台下的士子也不甘士弱,为了出人头地,一个个都拼了。
  
      机会不多啊。
  
      每个花魁的出场时间均为半刻钟,也就是说,在半刻钟内,完成才艺表演,别说半刻钟不多,可是八个花魁表演完,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,而在这半个时辰里,评委处收到的诗作己经超过百篇之多,还真是难为这些评委了,又要给台上的花魁打分,还得抽空选出质量上乘的佳作,留作评论、排名,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。
  
      八名花魁,各有绝技,有的精通曲艺、有的精通绘画、有的精通舞剑、有的精通柔术,不一而足,看得观众们大声叫好,掌声雷动,当才艺表演结束后,龚胜先宣布各个花魁的得分,令刘远惊讶地是,候军喜欢的冰冰,有一个绝技,那就是一心二用,左右手各执一笔,右手画画,左手题字,当着众人两手一起作动,画出一幅牡丹戏蝶图,画技精湛,笔走游龙,羸得满场喝彩,出色的表现,让她获得了九十三分的高分,从第五名一下子跃升二位,升到第三名。
  
      候军乐得差点跳起,刘远也吃了一惊,没想到冰冰那样性子的女子,竟然有如此激情的一面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,服了。
  
      “诸位,稍静一下”龚胜宣布完即时名次后,又大声宣布道:“在花魁才艺表演其间,台下的文人雅士也相当积极,评委处一共收到了一百多首作品,经过评委的筛选,现已经挑出几首上乘之作,在宣布优胜者之前,与诸位分享一下,现在读的,是徐鸿济徐公子所作的《笑春风》......”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s://www.zbtxt.com最棒小说网 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zbtxt.com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